澳洲幸运10是哪的彩票|澳洲幸运10计划群

綠色圃中小學教育網

 找回密碼
 免費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
查看: 111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其美多吉先進事跡報告會講話材料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4-27 09:43:55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
1963年,我出生在德格縣龔埡鄉,家里有8姊妹,我是老大,那時家里十分貧困,初中沒讀完,我就回家干農活了。

小時候,我們那里很少見到汽車,路過的,主要是綠色的軍車和郵車,每次我都會追著跑。18歲那年,我買了一本汽車修理的書,慢慢琢磨著學會了修車和開車,在家鄉還小有名氣。

1989年10月,德格縣郵電局有了第一輛郵車,公開招聘駕駛員。我會開車,還會修車,被選中成了全縣第一個郵車駕駛員,感覺特別光榮。

10年后,單位把我調到甘孜縣,跑甘孜到德格的郵路,這是我們甘孜海拔最高、路況最差的郵路。這條路,大半年都是冰雪覆蓋。冬天,最低氣溫零下四十多攝氏度,路上的積雪有半米多深,車子一旦陷進雪里很難出來,積雪被碾壓后,馬上結成冰,就算掛了防滑鏈,車輛滑下懸崖、車毀人亡的事故也時有發生。夏天,也會經常遇到塌方和泥石流。山上的碎石路,很容易爆胎,換輪胎特別費勁,近百公斤的輪胎,換下來要一兩個小時。每次輪胎換好,人已經累癱了,嘴里一股血腥味。

在郵路上,我們最害怕的就是遇到“風攪雪”,它就像海上的龍卷風、沙漠的沙塵暴,狂風卷著漫天大雪,能見度極低,汽車根本無法行駛,全靠一步一步摸索探路。有一次,我的同事鄒忠義,在山上遇到了“風攪雪”,郵車滑到了溝里。他爬出郵車背著機要郵袋,連走帶爬了6個多小時,找到救援時,雙手已嚴重凍傷。直到第二年雪化了,郵車才被吊上來。

我們每一個郵車駕駛員都被大雪圍困過,當過“山大王”。被困山上時,寒風裹著冰雪碴子,像刀子刮在臉上,手腳凍得沒有知覺。晚上,為了取暖和驅趕狼群,我們只有生火,單位培訓告訴我們,人在,郵件在,緊急情況下,除了郵件,什么都可以燒,最困難的時候甚至連備胎和貨箱木板都拆下來燒過。有一次遇到雪崩,我和同事頓珠用水桶和鐵鏟,一點一點鏟雪,兩天兩夜才走了1公里。同事德呷,曾經被困過整整一個星期。所以,我們每次出班,都會準備兩三天的干糧。

有人跟我說:多吉,你不是在開車,而是在玩命!其實,我也知道生命的寶貴,因為我們都知道,生命不僅是自己的,也是家人的、單位的,我們永遠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。值得驕傲的是,我們車隊從未發生一起責任事故。

在郵路上,孤獨是最難受的,有時可能半天遇不到一個人、一輛車,特別是臨近春節,幾乎看不到車,我就更加想家,想家的時候,我就唱歌,唱著唱著我就唱不下去了……別人在家跟父母、子女團圓,只有我們開著郵車,離家越來越遠。30年來,只在家里吃過5次年夜飯,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丈夫和父親。但我知道,鄉親們渴望從我們送去的報紙上了解黨和國家的政策,盼望親人寄來的信件和包裹。鄉親們都說,每當看到郵車,就知道黨和國家時時刻刻關心著這里。所以,再苦再難,我們的郵車都必須得走。

“別人有困難,我們一定要幫,不能把郵路的優良傳統丟了。”這是一代代郵運人傳下來的一句話。我從未忘記。

1999年的冬天,我看到一輛大貨車停在雀兒山的路邊,我趕緊下車詢問。司機拉著我的手說:“我們是去拉薩的,車子壞了,困在這已經兩天了,求你幫幫我們。”過去藏區交通很落后,貨車載人是常見的事,那輛車上有30多個人,有老人、婦女和小孩,他們非常的焦急。我一邊安慰他們,一邊趕緊幫他們修車。經過反復嘗試,終于找到了問題,修好了車子,他們都非常高興,圍著我,用最樸實的民族方式為我祈福。

2010年6月的一天,快到雀兒山埡口,我看到一個騎行的驢友,躺在路邊的石頭上。我馬上下車查看,那個小伙子說他只是感冒,休息一會兒就好了。可在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上,感冒是最要命的。我看他臉色不對,堅持把他扶到郵車上。剛上車,他就昏迷了。我趕緊開車下山,把他送到醫院。醫生說,如果不是及時下山,命可能就丟了。

過去,郵路上意外和危險經常會發生。2012年9月的一天,我開著郵車返回甘孜。晚上9點多,路邊沖出一幫歹徒,拿著砍刀、鐵棒、電警棍,把郵車團團圍住,我沖到郵車前,還沒反應過來,他們就一陣亂打亂砍,我昏了過去。

后來才知道,我被砍了17刀,左腳骨折,肋骨斷了4根,胳膊和手背上的筋也被砍斷,頭上被打了個大窟窿。現在,除了臉上和身上的傷疤外,我還有一塊頭骨是用鈦合金做的,天氣一涼,就像一塊冰蓋在頭上,晚上睡覺,必須戴著棉帽,不然就疼得受不了。

我經歷了大大小小6次手術。醫生說,我能保住命,已經是個奇跡了。出院后,我的左手和胳膊一直動不了,就連藏袍的腰帶都系不了。作為一個藏族男人,連自己的腰帶都系不了,還有什么尊嚴。那一刻,我流淚了。

很多人覺得,我就算活下來,也是個廢人。可我不想變成廢人。我四處求醫,幾乎絕望的時候,在成都遇到了一位老中醫,他告訴我,我左手和胳膊上的肌腱嚴重粘連,必須先把粘連的肌腱拉開,但是這種破壞性治療會特別痛。我說:“只要能再開郵車,什么痛我都不怕。”

老中醫讓我抓住門框,身體使勁往下墜,每次要一兩個小時。我痛得渾身是汗,死去活來。就這樣,硬是把已經粘連的肌腱,活生生地拉開了。治療兩個多月后,我的手和胳膊,居然真的可以抬起來了。

受傷期間,最擔心我的,是我的妻子澤仁曲西。她一直為我擔驚受怕,我最虧欠的就是她。

受傷一年半后,有一天停水了,我和妻子去提水。兩個7公斤的塑料桶,我試著提了起來。那是我受傷后第一次提起這么重的東西,我很興奮,往前走了幾步,發現她沒有跟上來,我一回頭,看到她正在擦眼淚。那是我受傷后,第一次看到她哭。在我生命最危急的時刻,她都沒有當著我的面哭過。看到她哭,我也哭了……那一刻,我才意識到,在我生命中,她是那么的重要。

身體基本恢復后,每天看著來來回回的郵車和同事們忙忙碌碌的身影,我實在坐不住了,整天想重返郵路。領導跟我說,我的主要任務就是把身體養好。但我想,是組織關心和同事的幫助給了我第二次生命,人要憑良心做事,我必須回報。直到第六次提出申請后,我才重新開上了郵車,帶著一顆感恩的心,回到雪線郵路。

2017年9月26日,雀兒山隧道開通了。我開著郵車,作為社會車輛代表,第一個通過,以前過雀兒山需要兩個多小時,現在只要12分鐘就過去了!這條人間天路讓我感嘆,我們的祖國太偉大了!

30年來,我從郵車和郵件上,看到了改革開放帶來的巨大變化。我的郵車從最開始4噸,換到5噸,再到8噸,到今天的12噸;郵車上裝的是孩子們的教材和錄取通知書、報刊和機要文件,還有堆積如山的電商包裹,我知道這些都是鄉親們的期盼和藏區發展的希望,是偉大中國夢實實在在的成果。

2016年5月和2017年4月,我兩次到首都北京,代表康定至德格郵路車隊領取獎牌,受到交通運輸部、國家郵政局、中國郵政集團領導的親切接見。那是在大山里開車的我,做夢都沒想到的。回來后,我就遞交了入黨申請書,現在,我已經是一名共產黨員了。今年,我被中央宣傳部授予“時代楷模”稱號,并在人民大會堂作報告,我感到無比光榮。

我知道,我所取得的這些榮譽,不僅僅屬于我和我們車隊,也屬于堅守在雪線郵路上一代又一代的郵政人和交通人,屬于廣大藏區的各族同胞。

如今,我的小兒子扎西澤翁,也成了一名郵運人。最小的徒弟洛絨牛擁,也可以單獨開車上路了。

跑了30年的郵路是寂寞和艱辛的,但這是我的選擇,從來沒有后悔過。

雪線郵路是我一生的路!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頂 踩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免費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綠色圃中小學教育網 最新主題

GMT+8, 2019-7-23 08:36

綠色免費PPT課件試卷教案作文資源 中小學教育網 X3.2

© 2013-2016 小學語文數學教學網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澳洲幸运10是哪的彩票